谢亚龙是否受到刑讯逼供应予调查

导语:4月24日,前足管中心主任谢亚龙受审,他在法庭上宣称自己在调查阶段被刑讯逼供。谢亚龙的代理律师金晓光表示,公诉人所出示的证据均属通过非法渠道获得,根本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此事的真相有待于进一步查明。但“非法证据排除”已成公众关注热点,谢亚龙又能否藉此翻案呢? [体育专题:足坛反赌] [网友评论]

如果法庭认定存在刑讯逼供,那么刑讯逼供所取得的供述就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著名律师张培鸿说:“闻讯谢亚龙宣称曾遭刑讯逼供,震惊是我的第一反应。首先,谢亚龙案件受到外界极大关注,而一般这样的案件并不会出现刑讯逼供。此外,谢亚龙当庭翻案,这也让我感到讶异。可以说谢亚龙在走一步险棋,因为根据以往的案例,由于谢亚龙有自首情节,法院在量刑时会从轻、减轻判罚,但如果谢亚龙翻供,那法院量刑时可能不会考虑轻判。”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官则认为:所有到法院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冤枉的,所以必须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不能说光凭你自己说就行。现在该案的焦点集中在谢亚龙是否遭到刑讯逼供,根据2010年出台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详细]

谢亚龙的代理律师在媒体上披露了谢亚龙被刑讯逼供的细节:谢亚龙被强迫坐在老虎凳子上,手脚均被铐着。专案组A队长、B队长,用拳头打谢亚龙胸、背,扇耳光子,掰谢亚龙的手,C也参与了殴打。A队长打得最凶,他们还用电警棍电击谢亚龙,甚至把电警棍强行往谢亚龙嘴里塞,还用电警棍殴打谢亚龙。A队长、B队长还强迫谢亚龙脱光,坐在老虎 凳子上,用盆给谢亚龙从头往下浇冷水,并威胁说,不说就把你拉到水管下冲。

大概是9月7号或8号晚,A队长喝高了,他把看押谢亚龙的看守撤掉,审讯谢亚龙,他不停地扇谢亚龙耳光,把谢亚龙左耳扇破,打完后,四个人一小组对谢 亚龙审讯,C做笔录,C看见谢亚龙左耳流出了血水。…………第一次是连续五天不让睡觉。第二次连续四天不让 睡觉,直到谢亚龙招供又编出60万,然后才送回看守所,谢亚龙被折磨得头都抬不起来,浑身一点劲都没有,牙齿全松动了。 [详细]

4月25日,辽宁省公安厅“中国足球假、赌、黑”专案组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本不存在谢亚龙所说的刑讯逼供问题,谢亚龙及其代理律师金晓光是在混淆视听,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在前日的庭审环节,不仅辩护人当庭提供了非法证据取证的线索,公诉人也当庭提交了办案人员没有刑讯逼供的书面证明。对此周泽律师认为,“办案人员自己写个书面证明以证明自己没有刑讯逼供,这种证据的证明力极低,无法证明其没有刑讯逼供,但法院却往往予以采信。” [详细]

根据正常的法律程序,当谢亚龙当庭提出受到刑讯逼供后,法庭应当先行进行非法证据排除,对此进行调查。作为一个被羁押的人,他自己没有能力去证明,他只能去陈述事实,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应当由公诉方举证,证明侦查机关没有对谢亚龙进行过刑讯逼供,这种证明应当包括对谢亚龙进行验伤,调取谢亚龙在看守所的体检报告,提交原始讯问笔录及询问过程的全程录音、录像资料,还可以申请除被指刑讯逼供的讯问人员以外的相关在场人员出庭作证。如果这些仍无法排除刑讯逼供嫌疑,公诉机关还可以要求讯问人员亲自出庭“自证清白”。 [详细]

如果法庭认定存在刑讯逼供,那么刑讯逼供所取得的供述就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在排除刑讯逼供所取得的供述后,如果其余的证据确凿、充分,仍能证明谢亚龙构成受贿罪,法庭将会认定谢亚龙构成受贿罪并定罪量刑。本案中,刑讯逼供是否存在,关键要看证据。谢亚龙提出存在刑讯逼供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确实存在刑讯逼供,因为在法庭审理过程中没有刑讯逼供的压力和威胁,谢亚龙要求如实陈述案件事实。但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就是不存在刑讯逼供,被告人为了推翻有罪供述而虚假陈述,谎称被刑讯逼供。

照现有情况来看,法庭没有先行进行非法证据排除,反而完成了庭审程序,根据司法实践的经验,法庭再反过来倒查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法官启动该程序,在调查阶段审问谢亚龙的人员将出庭接受谢亚龙律师的询问,法官也会根据双方的证据作出判断。不过,在中国,由于刑讯逼供而最终被判全部证据无效的案例极为罕见。 [详细]